用金钱炮制的“优质”买家秀已成造假产业链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黎炫岐

来源:锌刻度(ID:znkedu

你在种草,谁在收割

 大学生任婷最近越来越不爱网购了。

偶然刷到一件看似不错的衣服,点进详情页便划过卖家秀,买家评论也不挑热度靠前的“优质”买家秀,直接点开差评里的图片,购物欲便降至冰点,这是任婷最近的网购常态。

这种对买家评论近乎于严苛的筛选信任机制,源于任婷一次偶然经历,在了解到“寄拍送拍”的网拍产业链后,任婷深知那些看似真实却精心摆拍的“买家秀”,绝大部分都是虚假的。

电商时代几经更迭,背后的“刷单”产业也千变万化。

当消费者们早已熟悉刷量、刷单的基本套路,电商平台的监控也愈发严格后,一种更为“逼真”的套路诞生了——不再仅仅是靠“量”和重复粘贴的文字,而是招聘各种寄拍、网拍模特假戏真做,拍摄优质买家秀。

同时,套路又在衍生新的骗局。

一些平台开始在各大社交平台打着“低门槛、高收入”的幌子,招聘网拍模特新人,但他们真实的目的却是收“会费”、拉人头;也有一些所谓的“商家”以寄拍为由,骗取押金。

然而,即便这条灰色的产业链处处藏“坑”,仍然难挡那些“想分杯羹”的心。

20元起,买家秀正被批量生产

热爱穿搭的任婷原本是很喜欢在网购时看看买家秀的,也尤其容易被那些看似无意却足够精致的买家秀“种草”。

“有时候甚至会觉得买家秀比商家拍的买家秀还好看,这种时候就最容易动心了。”事实上,像任婷这样的年轻消费者还有很多,在看多了“买家秀与卖家秀”的梗之后,比起商家多角度精心布景、拍摄和精修后的商品照片,他们更相信陌生买家发出的带图评论。

不仅爱看,任婷也爱发买家秀。遇上自己特别满意的衣服或者配饰,任婷也会认真搭配,对着专门买的大型落地镜拍上几张,放到评论里。有时候,出门时如果刚好穿着新买的衣服,任婷也会顺便把当天拍的照片发作“买家秀”。

“主要也是为了分享,让其他想买的人可以对照我的身高体重看是否合适,而且如果别人因为我的穿搭而喜欢上这件衣服,我也挺高兴的。”彼时,任婷仅仅是把发买家秀这件事当作“顺手之事”。

像任婷这样的网拍兼职模特还有很多,在“接寄拍”、“寄拍”的微博超话里,已经有近两千条帖子和七千余位粉丝。

然而,当这件事变成了“工作”,任婷就很难再相信那些所谓的优质“买家秀”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家任婷常买的商家联系上任婷,希望她能够做店里的寄拍模特。“这是一份兼职,工作内容听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商家把新品快递给我,我帮他拍一组5张买家秀,再把衣服给他寄回去,一件就能得到20元的佣金。”任婷心想,大学期间空余时间也挺多,如果靠拍几张照片就能挣点零花钱,未尝不可,“毕竟我自己本来也喜欢拍穿搭。”

于是,任婷靠“寄拍”赚到了第一桶金。商家快递过来的衣服共有10件,任婷三天内拍了50多张买家秀,寄回衣服后,立马收到了商家发来的200元转账,以及一段话“以后可以常合作,你如果想多接单的话,我也可以拉你进一些商家寄拍群。”

由于有了合作的经历,任婷便答应了商家的邀请。“其实这一类群属于相对而言安全可靠点的,因为群里主要就是商家和兼职网拍模特,且大多是群友有过合作后介绍进群,所以不需要双方支付额外的费用。”任婷发现,初次合作时大部分商家也会提出收取一部分押金,“因为商品寄给兼职网拍模特也有风险,万一模特不拍照还把衣服私吞了呢?”

自此,任婷开始了她的网拍模特生涯,而起初的收益确实也不错,往往一单买家秀能挣到40-100元,遇到高佣的单子,偶尔也能挣200元,此外还能留下很多送拍的衣服和配饰。如果能接到主图单,一般起价都是200元。

而时间一长,任婷也发现,行业规则比她想象中更复杂。

“首先,一般情况下你如果要长期做这个,那你肯定需要为自己制作一个模特介绍卡,行话来说是‘摩卡’,信息主要是身高、年龄、体重和脚码,以及一组你的九宫格照片,以便商家迅速了解你。”任婷告诉锌刻度,网拍这一行里,有不少类似于‘摩卡’的行话,以便在社交平台发布时规避监管风险。

比如,网拍的主要类型分为四类:商家返佣金的佣金单;拍完照片商品就送给模特当作报酬的送拍单;模特拍衣服,商家送项链一类的则是AB单;放在商品详情页的主图单。但很多情况下,大家会用“宋拍”代替送拍、“涌”或者“拥”代替“佣金”、“帆”代替“返款”……

其中,任婷最不喜欢接的是“假拍单”,这一类单子需要模特自己拍下商品,然后由商家返款给模特,模特拍完买家秀后收取押金,“这类单子主要是为了增加真实性,模特一般还需要浏览商品详情页从而增加商品的点击真实数据,截图也需要发给商家确认,拍下商品后商家会私下返款,接下来的步骤就和送拍一样了。”

“重点在于要像真实买家一样去浏览商品详情和评论,还要进行’货比三家’,和其他家对比后再回到这家下单。”在任婷看来,“这类单子操作复杂,而且容易被商家骗单。”

并且,商家们对图片的质量和数量也有差异。锌刻度通过任婷进入几个寄拍群后发现,大部分商家的要求并不低,其中一家详细的要求包括,“5件衣服需要两到三个背景出图,衣服必须熨烫不能皱;模特必须化妆,拍摄角度不能太低或者太高,不要戴口罩不要挡脸”等等。

“说实话,返图重拍是常有的事,买家看那些拍的好看的对镜买家秀可能以为简单,实际上我们可能调整角度调整姿势都需要花上一个下午。”任婷发现,商家们对买家秀网拍的要求正越来越高,“一方面他们喜欢网红风格的,各种凹姿势的,另一方面又需要你展示出衣服的真实性和完整度,这样才能让买家相信。”

为了多接一些单子,任婷还用家人的手机账号多注册了几个淘宝账号,因为一般情况下账号发布的好评数过多则容易被平台监测,商家也会对模特淘宝账号的月好评数作出规定。

并且,商家和中间经纪人对出图时间也做出了详细的规定,“收到货后2天内出图,拖一天扣5元押金”或者“两天内出不了图直接押金扣一半”。据锌刻度了解,大部分商家提出的押金并不低,比如一件售价50元左右的短袖押金为200元;一条售价不足20元的项链押金达100元……

“此外,很多商家对寄拍的商品寄回环节也有许多要求,比如衣服吊牌不能损坏、不能沾上粉底口红等污渍这些基本要求,也有很多商家甚至要求衣服的包装袋子也不能少,一件衣服要放一个袋子,少一个袋子都会扣押金。”任婷称。

虽然也常遇见难做的单子,也吃过一些“哑巴亏”,但任婷在网拍这一行一做就是大半年,“说实话,大部分时候我还是开心的,因为这也算多劳多得,我只是拍照挣钱,但有时候看见自己拍过的一些质量并不好的商品因为我的买家秀而吸引了很多买家,不少姐妹评论我的买家秀说’被你的图种草了’,我其实也会觉得好像欺骗了别人。”

时间一长,任婷发现,其实送拍得来的衣服或者配饰基本上都被自己“闲置”了,因为质量差。而拍照也变得越来越消耗自己,“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接单、收快递、拍照、修图、联系商家或者经纪人。”当毕业近在眼前,任婷也就慢慢退出了这一行,“怕最后为了芝麻丢了西瓜。”

寄拍灰色产业链,佣金、会费各种骗局层出不穷

事实上,像任婷这样能够小挣一笔,全身而退的网拍模特已经算是幸运的。伴随着电商竞争越来越激烈,寄拍、送拍买家秀的市场也在变大。用任婷的话来说,“网红店需要优质买家秀稳固流量,新店则需要这一类买家秀提升自己的销量和星级,别人都在刷你不刷,你就肯定输了。”

但是,这条灰色的产业链由于没有监管,也不乏一些商家或打者商家旗号的“骗子”盯上了网拍模特们。他们往往会按照所谓的行业潜规则,提出收取押金的要求,却在收到押金后迟迟不发货,并将模特拉黑跑路。

还有一类“骗子”则是发来一些高价商品,提出由模特先下单后返款的要求,却在模特下单后“失踪”。

锌刻度在小红书和贴吧等社交平台上看到了不少受骗者的经历,其中一位曾以上述方式被骗1800元的寄拍模特楠楠告诉锌刻度,“下单之前对方会告诉你下单后十分钟内退款,但是下单后就会以各种理由引导你完成这笔订单,然后他便可以不退款且逃避平台追责了。报案也没用,只能自己为愚蠢买单。”

在她发布的帖子下,不乏有人表示“看完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将近4000元”,“我也被骗了3万”等评论。

锌刻度在接触一些招聘网拍模特的商家时,也遭遇了类似的经历。锌刻度联系上一位找网拍模特、自称为“商家”的人,对方发来一款商品的图片链接,该商品是一件售价为608元的连衣裙。按照对方发来的要求,锌刻度保存商品海报并扫码进入商品链接后,需要上下浏览详情,然后选择商品并下单。

该商家表示,“押款608元下单后秒帆(返),佣金65元出图后返。”但锌刻度发现,该商品价格标注“价格具有时效性”,且锌刻度通过另一账号搜索该店铺找到这条裙子后发现,价格为598元,且该店铺销量不足十单,物流和售后的评分均为“低”。此外,锌刻度联系上该商家后对方表示,并不需要买家秀。

此外,还有网拍模特在知乎上发帖提及自己因试水寄拍被骗取隐私照片和视频的经历,“先要面试……对方要求你根据他的要求拍视频,一开始还算正常,比如让你穿西装,下身配短裤,坐椅子上拍50秒视频,接着越来越过分,叫你拍脱丝袜……”

所以,大部分希望入行的新手网拍们,往往很难辨别商家的真伪,更多人都像楠楠一样,需要交不少“学费”给骗子。

于是,一些平台则盯上了衍生出来的商机。他们声称自己是大平台,有保障,并打出“网拍门槛低,月入上万”、“轻松上手、拍照就挣钱”、“当了网拍,我再也不需要自己买衣服”一类的宣传贴,在各种贴吧、微博和小红书等社交平台高频发布,从而吸引一些正在寻求兼职,或者借此挣钱的年轻人。

不同于直接和模特联系的商家,这一类平台有不同的准入规则。锌刻度在联系了多个网拍平台的推广人员后发现,他们多声称平台资源丰富可靠,要么是“主要合作有网红店铺和品牌旗舰店,所以佣金更高,衣服更好看”,要么是“衣服风格多,质量高级,有专门的接单群随时接单”,而想要进入平台的第一步则是“缴纳会费”。

锌刻度发现,网拍平台的“会费”或者“培训费”为298元至398元不等,入会后可以做的工作包括网拍模特、美瞳模特、负责推广平台的外宣以及负责安排模特做单任务、联系商家合作和监督出图的眼线,既可以单独做一项也可以同时做几种工作。根据一家平台的推广详情,“网拍模特主要挣佣金,买家秀的佣金起价40元,而外宣则挣提成,每拉入一人入会则可以获得160元,眼线则同样是赚取佣金,一单10元-500元不等。”

看上去,交了会费都能“只赚不亏”,锌刻度接触到的多位平台推广也表示,“会费只交一次,是为了给团队保障”或者“天下没有免费的馅饼”。更重要的则是,“平台更有保障,商家跑路了,平台也能把押金退给你。”

但事实上,越来越多的骗局正是诞生于这类平台。

“这些平台所谓的培训其实大部分都不超过一小时,就是教你一些网拍行业的行话,以及在群里接单的流程等等。”任婷认识的一位同行Annie由于没有熟悉的商家,曾经加入过好几家平台,结果发现尽管这类平台没有专门的app和网页,“说是专业大平台,其实就是有一些固定的发单渠道,但是很多单子质量都不高,所谓的高佣金单也仅仅出现在他们的朋友圈宣传里。”

“实际上,这类平台主要是靠拉人入会来挣钱,所以大部分进了群的模特发现接单不容易,佣金也不高之后,就会转做外宣,去发各种招人帖来拉人头。”此外,Annie还遇上过好几家所谓的“平台”,一收钱对方就消失了。

锌刻度则在接触了大量平台的外宣人员后发现,一些平台在招聘网拍模特时,并不愿意在微信或QQ等实用度更高也更便于留取证据的社交平台上详聊。当锌刻度表示想做寄拍或者送拍后,对方会提出下载“蝙蝠”或者“书语”这两个私密交流软件,通过这类软件加好友并详聊。

而这一类私密交流软件在任婷和Annie看来,“都是骗子的套路”。而锌刻度也在这类聊天软件的评论区发现了大量评论指出,”下载这个软件的,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下载的,请注意了这是骗子专用的聊天软件。”

“这种软件上,收了会费后,他们玩消失你更是找不着人。”Annie指出。

电商刷单2.0时代,还有什么是可信的?

在告别网拍兼职后,任婷依然能够在商品买家秀中一眼看出哪些买家秀是“假的”。

在那些只显示出商品优点的照片中,任婷深知背后的拍摄技巧,“比如这件衣服你觉得买家秀看起来很显腰身,但实际上可能是因为模特在身后别了夹子收紧了腰线,真正到手的衣服版型和模特身上的可能根本不是一回事儿。”更不用提加了一番滤镜后产生的色差,以及模特们颜值身材都不错从而给买家产生的幻觉,“你以为是衣服好看,实际上是别人长得好看。”

当这些“职业买家秀”成为一条产业链,原本已经无法相信“卖家秀”的消费者们,如今连“买家秀”也无法相信了,毕竟,那些优质详细的“买家秀”最终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卖家秀”罢了。

事实上,这类“买家秀”的本质和最初的“刷单”别无二致。彼时,商家的套路还停留在虚假交易、商家“互刷”等传统刷单手段。只不过由于2016年开始,许多电商平台就开始加强监控,打击了一大批刷单的店铺和账号,导致传统的“刷单”方式遭遇冲击。如今,便衍生出了更打擦边球的网拍刷单。

但这也绝非一条长久之路。毕竟,在察觉到“收到的和买家秀里的货不对版”、“一张买家秀在多家店的评论里出现”等真相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已经看穿了这些“买家秀”的套路,不再愿意信任那些网红风格、一眼种草的高赞买家秀。

而伴随着这条灰色产业链衍生出的乱象和骗局越来越多,很多想要尝试“网拍”的新人们也在众多骗局前学会了“及时止损”。没有任何实质性保障的前提下,“轻松挣钱”一类的宣传语也变得越来越不可信。

此外,相关政策也在更新。早在2019年6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8部委联手开展2019“网剑行动”,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电子商务法》等相关规定,严厉打击网络虚假宣传、刷单炒信、违规促销、违法搭售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而对于前述违反国家规定、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刑法规定: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所以,尽管眼下这门“灰色生意”依旧火热,但这“一时之利”终将失去未来。

(文中任婷、楠楠、Annie为化名)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