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网易云音乐急上市:一个音乐App的终点站?

原标题:“老四”网易云音乐急上市:一个音乐APP的终点站?

来源 | 螳螂财经

文 | 李永华

5月26日,在此前数次的上市“烟雾弹”消息之后,网易云音乐此次正式向港交所公开递交了招股书。

磕磕绊绊这么多年,熬死了虾米音乐等一众格调比自己还高的产品,按说网易云音乐这时候宣布上市并不令人意外。

只是,在一个资本越来越精明的时代,上市这件事操作起来又并没有那么简单,对网易云音乐而言,它可能面临不少的挑战或者说麻烦,这些也让上市之路显得有些操之过急。

成立8年,“老四”网易云音乐急于上市

虽然网易云音乐打出了“音乐社区第一股”的口号,但其本质依然是在线音乐平台,而作为核心的在线音乐服务,网易云音乐仍然没有竞争优势。

网易云音乐的招股书显示,目前在线音乐月活跃用户1.81亿,这个数据到底表现几何?我们查看了多个第三方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均处于在线音乐领域的第四位置,落后于TME旗下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

事实上,作为单一产品的网易云音乐,可能连TME旗下一款音乐产品都还比不过,更难以去跟拥有多元化业务、完整音乐生态体系的TME去比。

同时,虽然成立已经8年,但是网易云音乐依然在持续亏损。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亏损超70亿元,可以看见,音乐这档子生意,网易云音乐做起来真的有些艰难,所谓“第二大在线音乐平台”对网易云音乐而言,名头上的价值可能比实际更重要。

资本市场的前期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在上一轮融资时,网易云音乐仅仅估值70亿美金,这种鸿沟似乎还看不到缩小的迹象。

情怀值得赞扬,但可能撑不起更大的资本认同

客观地说,虽然QQ音乐远远领先网易云音乐,拥有竞争优势,但是,如果这个市场上没有网易云音乐,无疑对在线音乐产品会是一种损失,毕竟,总是有些用户需要这样的音乐产品,在音乐基础之上,表达一些情怀、抒发一些感受。

网易云音乐初期受到了一些小众群体的欢迎。只不过,从资本市场的角度看,虽然独特性能够带来价值,但过分细小领域的独特性,则只能带来细小的价值。情怀是重要的,但它撑不起更大的未来故事。

最典型的,莫过于其营业成本过高的难题。网易云音乐这些年呈现出的持续亏损的状态,让其很少有“舒爽”的时候。再多的情怀,没有健康商业模式与持续产品创新的配合,也很难谈得上有什么体验。

时至今日,用户审美甚至出现了某种疲劳,“网抑云”的嘲讽背后可能是越来越多的舆论和用户开始不认同网易云音乐大打情怀牌的做法。

造成这种局面,我们相信并非网易云音乐的本意,只是那些编写的段子作为社交音乐的必然副产品,最终总是难以避免要来拖累原本的产品构想,让一款音乐产品面临难堪的舆论,甚至最终影响产品优势面向资本市场的展现。

最近,网易云音乐推出的颜色测试的刷屏,能让人看到其一线工作者的丰富创意和产品能力,但其中潜在的痛点在于,此类营销与音乐的关联度很低,无法让产品向音乐这个基本服务靠得太近,甚至越走越远。毕竟,一个做音乐产品的出来搞了这样一场刷屏活动,又缺乏与产品的充分联动,总是显得有些奇怪。

或许,哪一天网易云音乐放弃“音乐”这个关键词,去做社交、社区产品,会更有创新、创意和作为。

临阵换帅应对挑战,但军心不稳可能不利于战斗

3月,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已于2020年底被“内部降级”,同时原市场副总裁李茵也于今年2月离职。招股书公布后,传言也被证明了一定程度的真实性。在招股书中,朱一闻并未出现在董事成员名单中,而是作为网易云音乐的高级副总裁出现。

网易云音乐换帅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无论是市场还是丁磊,可能都对原来的负责人不甚满意,作为舵手,朱一闻最终被撤换的命运是被注定的。

或者说,丁磊果断换下朱一闻,未必就是坏事,这显示了一个在线音乐产品的积极求变,而不是像很多同行那样坐以待毙,是这个产品还想走得更好的表现——更重要的是换上来的那个人是谁,能否带领网易云音乐走得更好。

然而事情的发展走向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在招股书中,丁磊除了意料之中的董事会主席位置,还坐到了CEO的凳子上。

我们无法揣测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缘由,或许是网易更加重视音娱板块的打造,但起码有一点,网易可能在短时间内还找不出一个合适的CEO人选,以至于不得不由丁老板亲自上阵来督战。

但这当然会带来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丁磊原本就负责整个网易的运行,他能够有多大的精力来负责网易云音乐属于CEO的事务性工作?如果精力不能更多地分配,那这个CEO的意义又是什么?

二是,丁磊本人有很强的能力,但是,如果真的要躬身做音乐,在专业甚至是处理具体事务的能力上是否足够,值得提出疑问。

三是,这种顶头上司来负责本产品的做法,众所周知在很多企业是带有批判性质的,说明上司对业务发展是不认可的,后续还会采取一系列动作,这种做法是否会在网易云音乐内部造成军心动摇,还未可知,给资本的感觉可能也谈不上多好。

上市求输血没错,但可能更适合初创企业

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过去三年亏了近70亿,光买版权就花了近百亿。

而网易2020年一年的净利润才123亿,这个数字其实还算不错,但与网易云音乐的营收表现结合来看,就很不够意思了。

显然,网易云音乐在前述一系列问题下仍然要上市,是为了快速输血来赢得竞争——至少是不输得太远,光靠网易已经不太能撑住了。

原本,在互联网时代,亏损甚至巨亏的企业上市融资还获得高估值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这种玩法往往发生在那些初创的、增长较为快速的企业当中,资本愿意为未来买单。

网易云音乐创立的年头并不短了,该说的故事现在似乎也都说得差不多了,在亏损的情况下,“未来”换“估值”的做法,能不能行得通,恐怕是要打个问号的。

如果还是这样继续亏损,情怀这张牌的价值还是不断受到质疑、难以快速有效变成现实的利益,网易云音乐上市可能就只是拿股东的钱来继续过去的老做法,没有通过IPO来实现本质上的转变。

有理由相信,丁磊亲自操刀,加上外部大量资金涌入,网易云音乐应该会有所改变。但是,在目前的在线音乐市场上,网易云音乐要想翻盘,可能已经很难了。对丁磊而言,让网易云音乐存在下去并有力所能及的所发展,可能会是最好的结果。

无论如何,目前远远落后的网易云音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